荳芽菜 (Talking bar)徵2012年店長

僱用資料
職位名稱:
店長

職業類別:
餐飲服務及接待員
工作地點:
台東縣蘭嶼鄉
僱用人數:
1
休假方式:
輪休,月休4天
工作內容:
美式早餐.輕食.冰品製作.調酒…等(有經驗者佳)
本職缺專屬福利:
分隔虛線
僱用條件
性別年齡:
依據就業服務法,取消限制。
學歷要求:
不拘
科系所:
不拘
學校要求:
工作型態:
輪班二班制
計薪方式:
面議
僱用期限:
長期僱用
工作地專區別:
工作地非屬專區
供膳:
住宿:
提供住宿
加班:
依工作需要
工作經驗:
不拘
分隔虛線
其他專長資料
語文能力:
英語:良好
駕照:
不拘
電腦能力:
不拘
技能證照:
調酒(單一級)

可接受身份:
分隔虛線
應徵資料
應徵方式:

電子郵件

攜帶文件:
履歷、自傳
應徵地址:
台東縣蘭嶼鄉紅頭村  應徵地址地圖
電子信箱:
a732506@jobmail.evta.gov.tw
接洽人:
周老闆(請先mail勿來電)

2011年蘭嶼東清部落16人大船下水祭儀

蘭嶼東清部落即將舉行16人(拼板舟)大船下水祭儀。

時間:2011年6月25日(六) 
地點:蘭嶼東清部落
詳情:尊重當地,請洽您的蘭嶼友人

蘭嶼拼板舟大船下水
《圖:2009蘭嶼野銀部落大船下水 拍攝者:Jamie Lee》

〔中央社報導〕
飛魚文化即將進入台灣海峽!蘭嶼達悟族著手打造16人拼板舟,預計6 月29日從墾丁沿著西部海線到台北,這也是近百年來達悟族打造最大的拼板舟,且首次離開黑潮進入台灣海峽。
迎接建國百年,蘭嶼達悟族構思將象徵飛魚文化的拼板舟航入台灣海峽,由東清部落負責打造16人大船,長者取得共識後,歷經4 個多月努力,上山挑選材質,今天正式進入鉚合船板,預計6月中旬完工,6月25日下水,29日航向台灣海峽。
這艘16人拼板舟大船取名si mangavang拜訪號,有分享、探索、拜訪的意義,因此將從蘭嶼航向恆春墾丁,經過高雄、台南、台中到台北,這段路程將挑戰黑潮和沿岸流的拉力,這也是蘭嶼拼板舟首次離開黑潮進入台灣海峽,將達悟族特有的飛魚文化帶離開太平洋。
蘭嶼鄉長江多利表示,台灣為海島國家,應建構和全球永續發展政策理念接軌的海洋思維,蘭嶼至今仍保存完整的海洋文化,為台灣向世界宣揚思維最具代表性的族群。
江多利表示,相傳100 年前蘭嶼與巴丹島仍有往來時,雅美族人必須製作約40人座的大船,運用春夏間不同風向的季風,配合黑潮往返於巴丹和蘭嶼之間,但隨著彼此關係的斷絕,雅美族人就不再製作10人座以上的大船。
達悟族捕飛魚維生,發展出特有的飛魚文化,千年來一直是架構達悟族的文化主軸,飛魚文化孕育出拼板舟文化、達悟族的生態智慧和食魚文化,換句話說,沒有飛魚就沒有達悟族文化。

上山去整理圳渠

家裡沒水上山去整理圳渠,沿途有好幾位族人也在為水努力。也許我家的兩隻狗習慣了與我上山,然而這次在我用手挖水圳時,它們卻不甘寂寞的也在用腳挖水圳,回到家水也到了家。核廢儲存場的人恰好來電話諮詢我關於220反核運動事宜,我卻無心與他們對話。

黎明後的日出,入夜前的夕陽,回應星球的生生不息。偶爾我注意到瞬間變換的生命,也發現人們為了生存忽視了自己也有日出與日落的轉換,其實我們的身體就是縮小版的星球,酸甜苦辣也許是四季吧。今天一般的冷,卻十分潮溼,昨夜我在庭院生了火,給我的兩隻狗溫暖。

是否有馴鳥達人,可以教我接近野鳥,或者可以跟我捕抓野豬。老海人希望我徒手抓野豬,他太天才了,又說鳥有什嘛用,沒肉可吃,但他又不跟我抓野豬,豬吃了我們種的地瓜,真的很煩。布農族的朋友可以來嗎!要短腿的。

兩隻紅頭綠鳩在我眼前,家的院子玩樂已三年有餘,最近我搗碎小米放在地上,結果她們就定時的來拜訪,我有兩隻狗,加上野鴿子覺得好愉快。真希望那兩隻綠鳩可以在我桌上休息,陪我寫小說,有誰可以幫我這個忙?

在另一個山腰遇見一位老人

昨日下午,我在山裡的林園砍些雜草,這是在我部落河流的上源,在另一個山腰遇見一位老人也在他的林園,他唱着古調。在民國七十幾年,他在於 小蘭嶼船釣,結果被台東志航機地的炸彈轟炸小島時炸偏了,炸到他木船邊約五十公尺,船與人翻滾在大海,他無語問滄海。我問他,你在幹嘛!還要造舟,給自己一生最後的禮物,你呢!砍伐一根我的船槳,他笑了。

就在天黑前,我從山林回家,老海人來到我家送一隻章魚給我,現在正煮魚乾,請他來家吃飯。他靜靜的坐在我身邊,好似過去的衝動少思考的代價是喚不回的青春,他年輕帶我在嘉義搬水泥,我只能扛一包,他卻扛三包,供計四百包,收到錢卻是平分,此刻回饋他一瓶米酒,而我必須喝三瓶。他現在喝了一杯,我說,慢慢喝,先吃飯,他不回答。

昨夜老海人喝了一瓶,我卻一杯也不想喝。我只是細心的聽他的每句很短的故事,短卻在我腦海浮現影像,彷彿他知道我都知道他的故事似的。如今他已六十歲了,仍然獨居,就在我家後面。喝完之後,他走了,卻沒走回家的路,說,去看海,夜間的海或許是他唯ㄧ的電視吧,我想。

蘭嶼夕陽

身體似乎需要海水的鹹味

有一天的晚上下著雨,感覺身體似乎需要海水的鹹味,於是下海抓魚。沒有多久魚獲尚可, 還有一些龍蝦,有一趟潛入海裡射了一尾不大不小的浪人魚,在我浮出海面的時候,我卻與魟魚相撞,把我嚇唬,我説讓海路給我游回岸上,它卻展開雙翼,以翅膀拍擊海面潑灑我,我如是潰敗的潛客,跟它說聲對不起,從那天起它就經常帶海豚讓我觀賞。

恢復寧靜的島嶼,遊子的返台,不知道遊子是否想過島嶼、島民的未來,但願孩子們可以感受到島嶼被欺凌的鼻息,武裝自己遵備接收島嶼未來的辛福事業。

重點旅遊資訊

最新小島消息

社群連結 / 搜尋

  • 蘭嶼.人之島
  • 蘭嶼.蘭色大門 Google+